不帅

要么庸俗,要么孤独。

惊觉·22

你并不知道,你会得到些什么,也不知道得到的会让你付出什么。
你知道的是,今天过去了,再也回不来。
回不来的也不光是今天,还有那些想念。我的想念似乎总是说不完,这让我觉得稚嫩,也惆怅。
夜晚其实是没有光亮的,只是因为心里有那么一个人,所以觉得黑,不觉得冷,不觉得风很凄厉,也不觉得时间太长。
但是心里有那么一个人,就似乎不太完整,好多事情好多情绪都缺了那么一部分。
几种声调,几个节拍,几声耳机里的欢笑,几个喉咙里吐出的字眼。
想念让我畏惧,让我胆怯,让我不知所措让我紧张。
我从不胆怯,我做过很多三人成虎的事情,也做过很多颠倒黑白的事情。我是个恶人,一个没有实力也没有毅力的恶人,我的恶其实不小,但是我的恶总是突然的停止。
因为你是个好人。
你的好不只对一个人,所以我特别幸运能感受到,也特别痛苦我感受到。
因为得不到。
得不到似乎是一个人这一辈子最难过的情绪,对于得到的人而言,他们在得到之前做过的事情,拥有的思绪,期盼着,等待着,追逐着,因为拥有就都是回忆都是嗔怪都是“这很色情”。
但是得不到,但是得不到呢?
得不到时,这一切都是梦幻泡影,这一切都是贪恶,这一切都是不甘都是挣扎,是费尽心机是选错了方法,是酒冲不下的心头块垒,是无言无语只身孤影对月明,是你抬头而我刚好低头,是你转身而我刚好向前走,是你写字的动作是我兴奋的思索。
这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我在这梦里犹豫,在这里踌躇,这梦太疼,这梦太玄学,这梦让人痛恨,这梦让人不愿醒,因为这梦里有你,也因为这梦里有你。
你是恶人的良药,你是这梦里的陌生人,你是那月色下的羊肉串,你是我桌上的南京。是百听不厌却不敢分享的音乐,是总要去买却从来不看的小说。
你就这样变成了我最不能说也最容易讲起的故事,陌生人一笑而过,而我也能在这酒里梦见你。
我适应了一个人,也接受了一个人。我并不知道我能不能就这样下去,因为我不完整,不喜悦,不甜蜜。
这个年龄就应该想要什么去做什么不需要因为也不需要道理。但是我,我接受我一个人,也在一个人着。
我不想连梦都失去了。
每个恶人都有想做个好人的梦。
所以请安好,这样我一个人的梦里也会安好。

惊觉·21

天气转凉
这个时候最适合说些情爱
你脱单了
我很悲伤

惊觉·20

你很热
冰箱是空的
你想把这个夏天都塞进去
但是你没有
因为她也热

两行

等不到的我的时间里有你被风扬起的碎发
不停留的你的青春里有我歌声的沙哑。

惊觉·19

你要面对的
只是孤独罢了

惊觉·18

你总会这样失眠
呼噜的声音  散热器的声音
鸟叫的声音  手机解锁的声音
似乎这就是一切
你选择的一切
没有什么留下
也没有什么离开
时间好像停止了
永恒的暗
与永恒的疲倦
你总会疲倦
就好像刚刚打了一炮
射在黑暗里
射在肚皮上

但是你没有
因为你是我

惊觉·17

你也许并没有你想的那样
那么深刻
这是一阵怅然
是过期的阵痛
是简约的麻木
你是想,也只是想

这可以容忍的一切
只是因为你还没来
而存在的模样
像沉默的火山
像铁道旁的旅店
像随口说出的字眼

你沉默,也躁热
这是永不遗忘的恨
与痒.

没有为什么

晚上上课的时候在想这样一个情节

“这门课为啥不在大一上非得现在上非得这个老师上阿?”我问
“没有为啥”你说

“你为啥打我阿?”你问
“没有没啥”我说

这没有为什么的内容伤害着你我
这个世界可以有为什么吗?
如果可以有,你可以去选择吗?
如果可以选择,你可以去承受吗?
如果可以去承受,你可以不后悔吗?

“你为啥纹身了?”
“没有为啥”

“你为啥会抽烟了?”
“没有为啥”

没有为什么的事情这么多
是因为我们胸口有太多的为什么吗?
是因为我们心头有太多的为什么吗?
如果是,为什么没有去做去看去实现?
如果不是,

为什么我们会做这些事情。

这一切就像台风
不要逼脸地来
肆无忌惮地走
你的世界还是你的世界
这个世界好像也只是放了个屁
眼前这一切
都让我畏惧

我畏惧于
如果我真的不能承受了不能忍下去了

我会去没有为什么地杀多少人
多少告诉我没有为什么的人
多少放了这个屁的人
才会平息
才会平静的死去。

所以我心中有太多的为什么。
所以我真的很畏惧。

“他为什么死了?”
“没有为什么”

惊觉·16

今天的月亮挺好看的

其实你只是想知道
今天我钙片吃了没

不然
为什么我这句话说的
就像一个缺钙的人一样

这是撩妹吗我问
你撩到我了你说

惊觉·15

过河
你不知道
下一步会不会摔倒

疼痛
不因泥沙中的尖石
不因急冽的水汽
不因狂冷的风
不因伤口青白的脚趾

你知道

这只是

从一种孤独

到另一种孤独罢了